李昊桐
老虎伍兹
冯珊珊
搜索

光靠开球距离,就能在美巡赛吃香喝辣吗?

#钱普   #麦克罗伊   #美巡赛   2020-4-23 17:32:04

题图

美巡新一代长打王钱普

卡梅隆·钱普可以把球打很远。他被誉为美巡赛开球距离最远的球员之一,在2018-19赛季,他用平均开球距离第一名证明了自己。上赛季,钱普的实测平均开球距离达到317.9码(289.86米)。

此前两个赛季,罗里·麦克罗伊则是美巡赛上开球距离最远的球员。在2016年,J·B·霍尔姆斯领跑这一领域。

虽然这三人一杆又一杆的惊人开球让球迷们惊叹不已,但他们在开球距离方面的统治能力,并不一定能转化为美巡赛上的成功。上赛季,钱普在联邦快递杯最终积分榜上排名第62位,麦克罗伊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排在第58位和第13位,而霍尔姆斯在2016年的最终积分榜上排名第30位。这并不稀奇。在联邦快递杯13年的历史上,赛季“长打王”从来没有赢得过联邦快递杯总冠军。

在转为职业球员两年后,钱普在2019年爆发了。他赢得了桑德森农场锦标赛,也在去年秋天的喜互惠公开赛上夺得冠军,这也是目前被推迟的2019-20赛季美巡赛的一场比赛。钱普一直以高尔夫长打者著称,他在美巡赛上的提升,以及后来的胜利,证明了他不仅仅是发球台上的表演者。不过,随着在职业赛场上的一路走来,钱普已经了解到,除了开球超越对手之外,准确度也很重要。

“戏剧性地,我的开球准确度增加了,这是好事。”2018年,在赢得自己的第一场冠军之前,钱普说,“还有一些开球是我刻意找准球道打上去的。一旦比赛打得顺利,感觉舒服,我就会尝试这样做。”换句话说,钱普已经意识到,有时候牺牲一点距离,换来把球留在球道上,也是一件好事。

和开球距离一样,准确度也关系到整体的成功。但是,同样的,在一方面的成功,并不意味着另一方面也能如此。自2007年以来,只有一位开球精准度领先者在联邦快递杯的最终积分榜上进入前10名:切兹·里维在2019年的联邦快递杯赛季,以第八名的成绩结束了那一年的比赛。

麦克罗伊的2017赛季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。他第一次在开球距离上领先,然而在发球台之外,他的表现也是狂野的,在开球准确度上排名第161位,这使得小麦在开球总表现排名(将距离排名和精确度排名相加)上排在并列第56位。那一年,他与扎克·约翰逊并列。约翰逊的问题与麦克罗伊相反:准确度排名第22位,但在开球距离不足,排名第140位。

小麦对自己在一年中任何一个时刻的统计数字,都有很敏锐的意识。在他认为自己正在挣扎的领域——让我们面对现实吧,身为世界排名第一,他没有太多的弱点——他会着重练习。有时候,就包括开球。

"我想,很多人都开始使用ShotLink数据来帮助自己设定球场策略,但这也是你练习的方式。在农夫保险公开赛、捷恩斯邀请赛和世锦赛-墨西哥锦标赛这三场之后,上周,我拿到了一份统计报告,这就是我接下来几周的练习基础。"本赛季早些时候,麦克罗伊说,“这些数字其实你都知道,但当这些客观的数据摆在你面前,就是很好的一件事。我会把它用作不同方面。它很重要。”

这不是一个完美的模型——考虑到还有铁杆、切杆、沙坑球和推杆——“开球总表现排名”,这个将球手的开球距离排名和开球准确度排名加起来的统计,显示了发球台上的表现有多重要。

2018年,英国选手贾斯汀·罗斯获得了联邦快递杯总冠军,他也是赛季开球总表现的冠军。那个赛季,罗斯在总开球距离和开球准确度上分别排名第34位和33位,在这两个类别中表现都不算出色,但都很稳健。2015年,瑞典的亨里克·斯滕森在联邦快递杯上获得了第二名,仅次于比利·霍雪尔,同时在开球总表现排名榜上排在第一位(准确度第12名,距离第43名)。

“我的开球挥杆最重要的部分,是通过双脚与地面的连接产生力量。”罗斯早在2014年就明确告诉《高尔夫大师》,“我下杆的关键时刻是在我下杆到一半的时候。在那一刻,我专注于储存力量和保持高度。通过双脚,我将压力持续释放到地面。有了这些杠杆作用,我就可以将大力地释放杆头,作用在球上。如果我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,保持自己与地面的连接,我就能把球放在球道正中央。”

一旦本赛季的美巡赛在新冠病毒流行导致的停赛之后恢复,球迷们的目光自然而然就会飘向那些能够把球打得很远的球员。当年山姆·斯尼德是美巡赛最远的大炮手,其次是杰克·尼克劳斯、约翰·达利等球员,到了如今,则是钱普、达斯汀·约翰逊和托尼·弗诺这些名字。但是,细细观看高尔夫比赛的人,也应该注意这些球的落点。一切都与距离和准确性有关,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麦克罗伊目前是世界排名第一、联邦快递杯排名第三。

当麦克罗伊的一号木表现出色时,他是很难被打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