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昊桐
老虎伍兹
冯珊珊
搜索

他曾在拉姆婚礼上受伤,疫情期却成“全球最强”

#光辉国际巡回赛   #拉姆   #新冠肺炎   2020-5-11 23:00:00

题图

加莱蒂与拉姆是大学室友

如果没有疫情导致的全球职业高尔夫大停摆,尼科洛·加莱蒂 (Nicolo Galletti) 只是一位世界排名第1181位、征战于美巡第三级系列赛——拉丁美洲巡回赛的一位普通球员。

但在大多数人都打不了高尔夫的情况下,25岁的这位美国小伙,却成为了新冠病毒时代“最厉害的球手”。

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

故事还真的不知道从哪讲起好,因为加莱蒂经历的过去这一年,实在有点匪夷所思。

草根球手加莱蒂

从2019年夏末在拉美巡回赛打球时开始,加莱蒂三次受伤,一次比一次离奇:8月份练球的时候,他感觉身体有点怪怪的,经检查是腹外斜肌撕裂,后半个赛季因此报销。

还有更糟糕的。11月,他重返赛场参加光辉国际巡回赛资格学校第二阶段的比赛。打完第二轮后,他坐在会所旁的球包架上,观看一位朋友打球——结果,球包架居然塌了!加莱蒂下意识用手臂撑了一下地,当时还没感觉多疼,但次日的第三轮打完几洞后,他的手腕就不能动了,不得不退出比赛,随后很快发现自己的手腕骨折了!

加莱蒂(左一)与拉姆(左二)毕业后经常团聚

如果说以上都是厄运的话,那接下来发生的就只能用“荒谬”形容。加莱蒂曾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校队主力,他的室友正是如今世界排名高居第二位的——琼·拉姆 (Jon Rahm) !今年2月,加莱蒂受邀参加拉姆在美国举行的婚礼派对,当时他即将准备伤愈复出。婚礼的前一天,拉姆为嘉宾们准备了很多游戏以供消遣。加莱蒂和一个朋友穿上巨大的充气相扑服,玩起了摔跤格斗。加莱蒂本不想让他的手腕再度受伤,所以当他每一次击倒的时候,他都是用后脚着地——这就再次产生了不幸,他的脚踝严重扭伤!

倒霉的加莱蒂,不得不退出了拉美巡回赛的新赛季揭幕战。而当他准备重返赛场时,整个世界发生了变化:新冠病毒来了,高尔夫赛程也因此停摆。

一而再再而三的坏运气,真是比小说还令人难以置信——倒塌的球包架、因为充气相扑服扭伤,还有百年一遇的流行病,所有的这些,难道都是为了让加莱蒂放弃高尔夫?

但加莱蒂却不想让自己的高球之路结束。

征战于美巡三级赛拉美巡回赛的加莱蒂

尽管从美巡赛到拉美巡回赛都已经关门大吉,但一些奖金规模不高的迷你巡回赛并未停工。比如亚利桑那州就有一个迷你巡回赛——亡命之徒巡回赛 (Outlaw Tour) ,从去年12月到今年5月就一直都在比赛。

亡命之徒巡回赛向所有高尔夫职业球手敞开大门,前提你需要交报名费,报名费都用来运营比赛和支付奖金。赛程共有22站,大多都是54洞或36洞的比赛,在周三开杆。单站总奖金最高为43000美元,但赚到奖金的球员在支付了报名费和纳税后也几乎所剩无几,晋级球员中的最后一名更是只能拿到30美元。

亡命之徒巡回赛的logo就很“亡命”

大多数年轻球员选择参加亡命之徒巡回赛,都是为了磨炼身手,为打进更高平台的巡回赛做好准备。不过新冠病毒改变了职业高尔夫的生态,不少知名球星为了保持比赛感觉,或者是为了不让自己太过无聊,近几个月纷纷来到了这些迷你巡回赛一试身手。

比如LPGA球星安娜·诺德奎斯特3月在名为卡克特斯巡回赛 (Cactus Tour) 的女子迷你巡回赛夺冠,赢得2000美元;拥有1座美巡赛冠军和4座欧巡赛冠军头衔的德国老将亚力克斯·塞加卡 (Alex Cejka) 更是来到亡命之徒巡回赛一试身手,还在4月中旬赢得了一场冠军,收获5000美元。

德国名将塞加卡疫情期间赢得亡命之徒巡回赛冠军

但他们都没有尼科洛·加莱蒂“战绩彪炳”——他参加了4场亡命之徒巡回赛,取得了一场冠军、一场亚军和一场第三名的辉煌成绩——可以说,在高尔夫历史上“最非常”的时期,加莱蒂成为了这个星球上最好的球手。

对于加莱蒂来说,风水可谓轮流转——因伤病阔别高尔夫近一年的时间后,他非常渴望在正式比赛中复出打球。而亡命之徒巡回赛的运营商杰西·伯格哈特(Jesse Burghart) 正好是他的好友,所以他很快决定加入这项巡回赛,哪怕是新冠病毒,也无法阻止他回到高尔夫球场。

疫情期间,加莱蒂赢得了冠军亚军季军各一座

“高尔夫球场其实是现在最安全的地方。”加莱蒂说。“你身处户外,接触不到任何东西。甚至打完球大家也不会握手,只是挥挥胳膊示意。我从来没对是否要下场打球有过丝毫犹豫。”

加莱蒂在加州长大,父亲是一位意大利时装设计师,后来移民美国。加莱蒂4岁起就开始学球,当进入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后,他跟随菲尔·米克尔森的弟弟、当时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校队主教练的提姆·米克尔森 (Tim Mickelson) 打了三年球。当时,加莱蒂与拉姆等校友一道,赢得了多场NCAA赛事冠军。

但与拉姆的风光无限不同,离开校园的加莱蒂的高尔夫之路并不顺利。他只能从第三级别的拉美巡回赛 (与美巡中国赛同级别) 打进,力争通往美巡赛的一席之地。如果2020年是平常的一年,加莱蒂春天时会待在阿根廷和智利参赛,他的父亲退休后已经搬到了智利,所以加莱蒂去那儿参赛很方便。每当比赛来到南美,父亲还会给儿子做球童。

大学期间的拉姆(左三)和加莱蒂(右三)

然而正常的生活被打乱,加莱蒂也只能去适应。

事实证明,加莱蒂适应的很好。在亡命之徒巡回赛参加的第一场比赛并列第24名之后,4月初他在Orange Tree精英赛上以-17杆总成绩屈居亚军;一周后的Arrowhead精英赛,他又获得第3名的好成绩;再接下来,他在凤凰城的Legacy大奖赛上打败力压群雄,问鼎冠军。

当3月底加莱蒂投身亡命之徒巡回赛时,球员锦标赛只打了一轮就取消了,新冠病毒开始影响体育圈,高尔夫粉丝们突然间无球可看,还有那些热衷于赌球的博彩者也是无处下注。突然间,大家就像发现珍宝一样,注意到了亡命之徒巡回赛的存在——在体育博彩公司DraftKings的助力下,一万多名世界各地的博彩者蜂拥来到这个迷你巡回赛下注。亡命之徒巡回赛不仅拥有自己的官网、比分直播系统,他们还通过直播app实时播出比赛视频,引发了海量网友围观。

亡命之徒巡回赛甚至有自己的球迷衫

Legacy大奖赛决赛轮开始前,加莱蒂通过手机直播密切关注比赛,看看是否有人能追上他。亡命之徒巡回赛也是允许使用球童的,但尽管脚踝还没有完全恢复,加莱蒂却决定自己背球包。尽管一位球员对他展开了追逐,加莱蒂在17号洞吞下柏忌一度让优势减为两杆,但最后一洞漂亮抓鸟,让加莱蒂最终赢得了职业生涯的首座冠军奖杯。

“想想这段经历都觉得很有趣,不过我很感激能打比赛。”夺冠后他说道。

从球包架倒塌到相扑受伤,再到成为隔离期的传奇,加莱蒂又是怎么评价自己的2020年呢?

“这一年真是太难了。”他说。“现在一切都有点超现实的感觉。”◈

我们欢迎喜欢高尔夫内容创作的小伙伴加入
应聘简历可发邮箱:
hr@xiaoniaotiyu.com
文章投稿可发邮箱:
zhuming@xiaoniaotiyu.com